新闻资讯
 
咨询电话:
传真:
E-mail:3366968792@163.com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经济冷暖不明 该不该稳增长?

发布时间:2019-04-26 作者: 浏览:

  最新经济指标显示中国经济运行态势平稳中有所好转。但中小企业经营情况仍然不佳、债务危机随时有可能引爆,让出台“稳增长”的呼声越来越多。现在是否应该出台新的刺激政策?到底该怎样调控?官方PMI、克强指数齐回暖

  周二公布的经济先行指标——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3,是自去年11月份以来首次上涨。特别是3月份进口和新出口订单指数出现较大幅度提高,预示未来制造业和外贸形势趋好。

  除此之外,尽管今年1、2月份的经济指标全面趋冷,但从近年来较为流行的“克强指数”看,中国经济3月出现企稳迹象,有望进一步回升。一般认为,“克强指数”包括发电量、铁路货运量以及银行信贷三个指标。

  信贷方面,3月前两周,四大行人民币贷款新增将近2000亿元,高于以往同期的水平。新增信贷量与官方PMI能够吻合。前两月流动性宽松与银行惜贷现象并存,而到了3月份,以往在贷款资源上占据优势的大型制造业企业得到了更多信贷支持。

  发电量及铁路货运量方面,据发改委数据,3月以来,日均发电量、铁路日均装车都有所回升。3月1日——24日,全国日均发电量148.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5%。3月中旬全国铁路日均装车15.98万车,比3月上旬增长0.81%,较去年同比也有小幅增长。

  与此同时,秦皇岛存煤下降比较快,全国重点电厂存煤略有下降,原油加工量环比、同比都略有增长。

  从这些指标来看,反映了3月以来经济运行态势平稳中有所好转。就在各界都在关注政府是否出台稳增长措施时,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3月25日对媒体表达了乐观情绪,称中国不会重复此前的4万亿刺激。

衰退式盈利与债务违约风险扩大

  未料官方PMI带来的乐观效应还没有来得及发酵,汇丰公布的PMI就泼了一盆冷水,终值为48.0,较2月份终值48.5继续回落,并一举创下8个月新低。

  由于汇丰PMI是以中小企业作为主要调查对象,而中小企业在获得资金方面一向难以获得与大型国企相同的待遇,特别是在前两月银行惜贷的情况下。这使得外界对实体经济的走向非常担心。

  事实上,官方PMI数据中也有针对中小企业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型企业PMI为49.2%,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小型企业PMI为49.3%,虽然为2013年8月以来的最高点,但仍位于临界点以下。均显示出中小企业经营状况不佳的态势。

  此外,统计局数据显示,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上升8%,利润总额同比增长9.4%,相比于2013年均出现明显下滑。

  虽然企业主营业务活动利润同比增速反弹至8.4%,但国信证券分析师钟正生认为,1-2月主要工业品原料和大宗商品价格均出现较大下跌,而消费品通胀相对温和,意味着利润率的上升更多来自于成本端价格的下滑,这是一种“衰退式盈利”的表现。

  坏消息还不止于此,近期接连曝光的兴润置地和海鑫钢铁债务违约事件,令人担心国内的债务问题是否会大量违约。种种迹象显示,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以及银行收紧信贷,债务和信贷违约风险不断扩大。

  而且债务违约将不仅限于公司债,投资于矿业相关领域的信托产品、地方政府的融资机构以及融资平台的一部分债券,也被市场担忧可能无法支付利息。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债的最大持有者是银行,而债务违约将导致银行遭受损失。

  而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仅仅一周之后的3月31日,李稻葵的态度就发生了逆转,他表示政府对经济下滑不宜袖手旁观,应该采取一些积极的行动来防止增速过度下滑。

  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也表示,汇丰中国3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确认了国内需求乏力,显示第一季度GDP增速可能低于年度增长目标7.5%,预计政策措施将更早地进行微调来稳定经济增长。

货币政策谨慎、财政政策失效 如何调控?

  事实上,自从2008年以来,每逢经济下滑,必然会有“稳增长”三个字跳出来,市场曾对“稳增长”政策抱以巨大的信心。政府“稳增长”政策主要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三个,如今增长却有些稳不住的势头,原因何在?

  目前来看,货币政策宽松可能性不大。一方面政府忌惮于此前4万亿天量宽松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目前流动性也已经比较宽松了。至于是否应该降准、甚至降息,则有更多利益上的考量和博弈,央行很难做出这些选择。

  而财政政策也令政府难以抉择。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更是直言财政政策已经失效。他认为,财政政策的核心就是寅吃卯粮,透支未来。财政政策要取得效果,必须增加政府赤字率。但政府赤字率不可能无限制增加,当年的欧债危机就是因为希腊等国政府部门举债过多。

  姜超更倾向于通过产业政策来增加增长的潜力,例如通过环保政策严禁过剩产能投资,鼓励发展高新产业,大力放开服务业。不过产业政策也不能盲目推动,此前光伏等产业发展过热,很容易导致产能过剩,形成新的产业堰塞湖。

  而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则认为中国中国经济增长的下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政策不当造成的,所以要想让中国的经济增长重新回到可持续增长的轨道上来,就必须减少政府对经济增长的不当干预,就像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中所指出的那样,必须让市场在全社会的资源配置中发挥其决定性的作用。

  不过由于某些领域的改革进程慢于预期,很可能对政策构成干扰。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指出,今年以来金融改革明显提速,而财税改革和国企改革都滞后于金融改革。一旦利率市场化加快,资金软约束群体仍然大量存在,旺盛的资金需求或将推高利率价格继续上涨,或将对实体经济不利。

上一篇:经济前景不妙 银行业暴雨将至?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
返回
二维码
Copyright © 2002-2027 香港新华国际期货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号:  
客服

服务热线

招商咨询

在线开户

投诉建议

新华国际期货联系方式

微信服务号